你的位置:明镜网 >> 首页 >> 明镜新闻 >> 时事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习近平与薄熙来

热度38票 浏览44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2月13日 06:47
作者: 马玲

习近平和薄熙来两人的父亲都曾当过国务院副总理。年幼的时候他们被称为“高干子弟”,如今身居高位的他们被称为“太子党”。习近平1953年6月出生,现为中共中央政治常委、国家副主席;薄熙来1949年7月出生,现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

习近平有望在2012年的中共十八大后执掌中国,而年长习近平四岁的薄熙来2012年后能否更上一层楼进入中央,至今还是未知数。习近平尚在中央蛰伏,一如既往的四平八稳,始终没有什么显山露水的表现;薄熙来则在地方大展手脚,干得风生水起,近期更是以重庆打黑吸引了全国人的眼球。网上不少网民“跪求”,希望薄熙来去他们那里打黑,或者出任下一届总理。

对“太子党”中最引人注目的这两人,反差可谓大矣:一个藏拙,一个显能,似乎在暗自进行一种无形的较量。尽管在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未来布局中,被聚焦最多的竞争对手是习近平和李克强,而非习近平与薄熙来。但红色第二代中的一搏,并非没有看点。迄今的格局显示,虽然习近平与薄熙来同为“红二代”,显然习近平这个老实人比起薄熙来这个能人更让已退下政坛的老人们放心。


习近平与薄熙来在过去二十多年的仕途旅程中,先后同路出发,习近平总是跑在前头,薄熙来跟随其后长年不懈紧追,2001年眼见刚刚追上,不料想,习近平2007年被高人猛然推进中南海,成为中共储君。

习近平1979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属于工农兵学员。其后,他进入国务院办公厅和中央军委办公厅,穿上军装为身兼国务院副总理和军委秘书长的耿彪当秘书。后来耿彪因政治失势离开军委秘书长的职位以后,习近平主动要求脱下军装下放地方基层,那一年和他一批下基层的还有前国家主席刘少奇的儿子刘源。
 
1982年他来到河北省正定县任县委副书记,一年后出任县委书记。1985年,他转赴福建省厦门市任副市长,1988年再转到福建宁德任地委书记,1990年至2002年,他从福州市委书记一路干到福建省长,后转战浙江省,从代省长做到省委书记。2007年3月,原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突然下台后,他空降上海临危受命,接任市委书记。当时世间尚未识透,他能接任此位,意味深长。7个月后,十七大召开,习近平超越大热的“团派”人物——辽宁省委书记李克强,一跃冲上中共接班人位置,令人瞠目结舌。

薄熙来1977年考入北京大学历史世界史专业,系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但他仅在北大学了两年,便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硕士研究生,亦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研究生,主修国际新闻专业。即使身处“文革”的动荡年代,他仍前瞻性地自习英语,令得改革开放后他如鱼得水般在需要相当英文基础的专业中畅泳。

1982年研究生毕业后,他进了中央书记处研究室,成为中央办公厅的干部。两年后,一方面不甘清闲,另一方面受刘源和习近平的鼓舞,他亦主动要求下放基层。1984年,他先到辽宁省金县任县委副书记(职务副处级),习近平已升任正处;后来,当他任大连市金州区委书记时(职务正处级),习近平已升为副局;再后来,他任大连副市长时(副局级),习近平已升任正局;当他1993年正式当上大连市长时(正局级),习近平已升任副省;当他2000年当上副省级时,习近平已升任正省级。2001年,当他任辽宁省省长时,终于追上习近平,与习近平平起平坐了。一年后,习近平又跑到了前面,先升浙江省委书记,后任上海市委书记,特别是中共十七大,让习近平一飞冲天,把薄熙来远远甩在了后面。

薄熙来的“中南海梦”屡试不顺。据称,2002年和2007年的中共十六大和十七大期间,他曾有两次机会冲击国务院副总理,但无奈反对者众,他终不得入中南海之门。特别是2007年十七大前,身为商务部长的他,与1979年任国务院副总理的姚依林女婿、时任北京市长的王歧山竞争即将退休的吴仪副总理之后任,最终败给王歧山。在此暂且不表薄熙来与王岐山之输赢,倒想探讨一下造成习近平与薄熙来巨大差异的原因。 

二 

习近平是家中的长子,父亲习仲勋从小就要求他朴素勤俭,过普通百姓式的生活,甚至在他上学后仍要求他穿姐姐剩下的鞋,即使是花布鞋也要染黑了穿。据笔者认识的一位与习近平同过学的朋友透露,习从小就是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很是实在、听话,而且极会克制自己,即使别人踢他两脚,他也不会还脚。 

薄熙来是家中的次子,父亲薄一波对他的成长比较放任,薄家不像习家有那么多约束。文革期间,他家的工作人员以大字报揭发,薄家孩子生活优越,少年时就拥有手表、自行车、半导体收音机,对保姆和工作人员没有“阶级感情”。薄熙来的发小透露,他从小就非常机灵,爱耍小聪明,在学校也从来不肯吃亏。 

习家与薄家虽然同是红色背景,但通过上述简短描述已可看出,两家的家风与教育方式截然不同。另外,薄熙来一表人才,聪明的头脑加英俊的外貌,令他更加自信。习近平小眼睛大鼻子的其貌不扬,也使他或多或少缺乏薄熙来那种气宇轩昂的自信。

更大的不同是:习近平9岁时,习仲勋因一本名为《刘志丹》的小说不但丢了副总理,而且被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先后被关押16年。小说描述了刘志丹、高岗、习仲勋建立陕甘革命根据地的过程,触动了毛泽东“陕甘救了中央红军”的神经。当时高岗已经下台并自杀,尽管小说以化名处理了高岗的角色,但康生向毛泽东告密的理由是,小说利用刘志丹来宣传高岗。习家的生活一下子从阳光进入黑暗,小小的习近平已开始痛感政治的危险与世态的炎凉,他以后超常的谨慎与忍耐恐怕也与此有关。

薄熙来直到“文革”爆发后其父被卷入“61人叛徒集团案”遭受迫害前,一直生活在无忧无虑的幸福中。当他因“黑帮子女”落难时,已是十七八岁的大小伙子,那种精神上的痛苦自然比习近平强烈,后来他还被关了起来,被强迫劳动。不过,更令薄熙来痛苦的是母亲胡明在“文革”中自杀身亡。

“文革”中,为响应毛主席“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号召,同时避开北京的政治风暴,刚刚16岁的习近平去父亲的故乡陕西省农村插队,1969年到1975年的6年时间里,他在延川县文安驿公社梁家河大队从知青做上支部书记,不但入了党,还被推举上了清华大学。其结果有他的苦干,也有他父亲的福荫(其父虽然在北京被打倒了,但在农民心里仍是了不起的人物)。

薄熙来没有下乡插队经历,但4年的所谓“学习班”劳教,其劳动强度恐怕也不逊于艰苦的陕北。不过他1972年就进了北京五金机修厂当工人,这几年比习近平要轻松自在。所以他入党是在读研究生期间,比习近平晚了6年多。

红色后代从政的子女中,上世纪八十年代最出名的当属时任河南省副省长的刘源(刘少奇之子)和北京市副市长的陈昊苏(陈毅之子),后两人受低选票影响,九十年代初不得不转换阵地同时转入低调。自此政坛中的“太子党”被罩着阴影。那时习、薄两人虽然位级较低,但压力相当。

所谓“性格决定命运”,落到习近平与薄熙来身上,呈现出泾渭分明的走向。

当“太子党”再次活跃时,习近平与薄熙来成了最被看好的两位。

习近平1993年当福建省委常委和福州市委书记时低调默干,绝不当出头鸟,除了福州百姓和圈内人以外,没什么人知道他。薄熙来则不然,1993年正式当上大连市长时即高调明干,那一年笔者就见识了薄熙来率团来北京宣传要在大连建“北方香港”的大气魄,其后大连果然干得风风火火。薄熙来经营城市的成功在全国远播:著名报告文学作家陈祖芬以长篇幅写他,凤凰卫视专程采访他,国内记者捧他,香港等境外媒体也热追他,他成了全国最璀灿的政治明星。当薄熙来离开大连前往沈阳出任辽宁省代省长时,大连市民数万人自发聚集依依不舍为他送行。

当时习近平的名气和政绩远不能与薄熙来相比。像大连那样种草坪、建广场借以让城市增值之风,迅速吹遍华夏,各地父母官纷纷效仿。1997年,大连竟然修建了比天安门广场还要大的星海广场,广场上竟然修建了华表。薄熙来超常的宏大气魄,使他与“过份张扬”、“自以为是”伴随,引起政治生态中的同类排斥。大连城市建设虽然比青岛漂亮,但欠缺海尔那样的大企业;大连本来就缺水,搞那么多草坪纯属“面子工程”;大连市民虽然享受着美丽环境和高房价,工资却十年没有涨。盛名对薄熙来的伤害显现于政治生涯:1997年中共十五大时,薄熙来遭遇滑铁卢,落选中央候补委员,“太子党”和“太高调”成了他之觞。与此同时,习近平的低调与圆厚对他起到了较好的保护作用,中共十五大时,习近平以最后一名当选中央候补委员。那一回,两人的对比似乎应验了命运由性格决定之规律。 

三 

习近平为什么能够一飞冲天,到底是谁把他发射上去的?

通过种种现象和线索分析,习近平的起飞,曾庆红起了重要作用。八十年代初,习近平在中南海为耿彪当秘书时,曾庆红同时在副总理兼国家计委主任余秋里的身边当秘书。无疑,习近平的本分实在,给曾庆红留下良好印象。另外,习近平之父习仲勋担任副总理时,曾庆红之父曾山正担任内务部长,两家本来就认识。曾庆红比习近平大14岁,对这位小老弟,算是欣赏有嘉。

前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倒台后,谁来接任,是个伤脑筋的难题。胡锦涛顾虑人言,无意安排“团派”人选;江泽民虽在政治舞台上仍具影响力,但陈良宇丢其颜面令他无力再荐“海派”但心又不甘。于是,曾庆红乘机点将习近平,习虽为太子党人,但门风朴素,为人谦逊,且扎实肯干,又有多年地方管理经验,加之其父习仲勋遗留的良好人脉与口碑,最终成为双方角力中彼此都能接受的人物。

十七大前的人事布局中,曾庆红自身处于两难境地,江希望他下,因他后来疏江亲胡;胡希望他留,因为他协调能力超凡。他的年龄处于可下可留之间,最终下与留取决于他自己。曾庆红不愧为“智多星”,他权衡所有之后,主动呈书请辞,胡温等人挽留后他再次坚退,理由乃是为未来交接班考虑,应及早让位于年轻人。由于他的“高风亮节”,他的话语权陡然增强。他扬言为效忠党务,要以“伯乐”之姿挖掘人才,最后就挖到了习近平脚下。

当然,曾庆红的运筹帷幄实现起来也颇费周折。十七大召开前的很长时间,李克强一直被看好,基本已被内定进入中央政治局常委作为胡的未来接班人,但临召开大会的前一个月,变故突然发生,习近平不但要进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而且要跑到李克强前面,营建起习近平未来接胡之班的架构。能达至这一步,曾庆红使用的谋略极其高超,他仍是假两派僵持之局,借力打力并发力,最终顺利把“红二代”推到最前沿,擅长以柔克刚的胡锦涛不得已之下只好采取妥协。

不过话说回来,习近平能够成为鹬蚌之争下的受益者,相信与他五十余年信奉的生存法则亦有密切关系。设想如果他有薄熙来般的张扬个性,不敢说曾庆红会否如此不遗余力帮他,胡派和江派恐怕也难以接纳,因为薄的大刀阔斧和刚愎自用,具有令人担心的侵犯性,他的改革会对过往人带来什么不利局面,谁也没有把握,由此难免不令交班者缺乏安全感。习近平温和谦虚,稳重踏实,善于团结合作者,在地方任职期间与搭班子的领导基本和睦,将来对老辈人想必也会充分尊重。而薄熙来走到哪里,总会传出与搭档不和,据说当年大连的市委书记曹伯纯和辽宁省委书记闻世震都与他水火不容。回忆一下,无论是薄熙来在任大连市还是辽宁省,第一把手并不是他而是市委书记和省委书记,可当年人们闻知的却是薄熙来这个市 长和省长,根本不知书记何许人也,政绩也自然都挂在他名下。所以薄熙来的性格与能力,注定了他不可能在中国这个任命制而非选举制的国家走上最高位。

四 

薄熙来在习近平步入中南海之时,离开商务部长之位远下西南,到直辖市重庆出任市委书记是贬了吗?非也。如果他不去重庆,也当不上中央政治局委员。 

薄熙来回北京当商务部长时,低调了很多,在皇城根儿下,他压抑了自己的高调,勤勤恳恳做好份内的外贸工作。在这里,薄熙来英语得到充分发挥,为了节省时间,他有时甚至直接用英语与外方会谈。他的个性与智慧,也曾在需要的时候恰如其份地表现,令老外也不得不佩服他的聪明才干。

一次,随温总理出访欧洲五国及欧盟总部时,他在商务部与欧盟共同举办的研讨会上,无稿说出一大堆数字:“中国是个大家庭,在校的中学生就有两亿多人,这个家庭人丁兴旺,每天有22000个新娘要出嫁、44000个小宝宝出生。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人的伙食大为改善,每天要吃掉160万头猪、2400万只鸡。管理好这样的大家庭实属不易。我们的总理不仅要让年轻人有书读、让成年人有事干,还要照顾好2000万幼儿园的小朋友和1200多万80岁的老人。”他的发言引起掌声四起和笑声不断。

京官虽好,但对薄熙来这个想象力和行动力超强的人而言,治理一方之域远比管理一个部门痛快得多。所以,既然上不了中央,不如下到地方,一方面才干能够尽情发挥,另一方面弄好了还有从地方升中央的机会。

众人已看到,薄熙来在重庆干的是怎样轰轰烈烈:他在重庆出租车司机集体罢驶事件发生后,既不回避棘手问题,也不处置罢驶者,而是亲自出面和出租车司机对谈,表示理解他们的难处并着手处理改进。薄熙来别开生面的危机处理方式,成功使危机变为转机,为他赢得了赴重庆后的口碑。重庆发生轰动全国的枪案后,他趁势掀起一场声势浩大的扫黑行动,不仅果断缉拿了数位身价过亿的戴着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红帽的商界名人,而且对黑势力的后台、原公安局常务副局长文强(后任重庆司法局长)及众多警察逮捕法办,至今已打黑拘留了上千人,其力度之大震撼全国,再次为薄熙来赢来喝采。内地的报纸《经济观察家》写道,此举“让人联想到六十年前共产党刚胜利时的情景”。

正值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六十周年,又适逢薄熙来六十大寿,他到重庆后交出的几份答卷:处理民怨也好,强力打黑也好,为提高市民“精气神”而推广“红歌”也好,在全国都获得广泛喝采。为此,网民视他为青天,“跪求”他高升以为全国造福;北京的政治左派甚至政治右派亦在关注及暗助。如此左右逢源的势头,在中国当今的政治环境中无疑是很大的冒险。看来,薄熙来已豁出去了,已无意顾虑此举的后坐力。可以想象,他的所做所为给中央政府施加了怎样的压力。他只管卯足了劲干,即使将来不能更上一层楼,也将在民间留下能干、敢干的强烈印象。

当然,如果未来按现在的格局顺利发展,中国不太可能有一位“太子党”主席,再有一位“太子党”总理,但是副总理的可能性尚不可排除。他的所作所为,应该既有性格使然,亦有政治谋略。毕竟年龄不饶人,到2012年中共十八大召开时,他已六十三岁,也许这是他最后一搏的机会。

就现实需要而言,中国下一步确实很需要类似薄熙来这种颇具能力和魄力之人去大胆开拓,以期在“政治改革”这个艰难的领域里做出突破性的推动。

习近平进入中央后,求稳自然胜过求能,他本就是个持重之人,“储君”的位置更没有什么他可发挥的空间,保又是第一考虑因素。一旦位居第一把交椅,他的能力和才干到底如何,那时才能得到检验。不过,出任国家副主席后,他有一段值得关注的插曲。 2009年2月11日他出访墨西哥会见华侨时,耳闻日前一些外国人在日内瓦人权事务理事会上批评中国人权问题时,他脱口而出:“有些吃饱了没事干的外国人,对我们的事情指手划脚。中国一不输出革命,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三不去折腾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中国多家媒体摘要报道了他的讲话,迅速在互联网上引起轰动效应。一些被海外称为“愤青”的网民纷纷表示,很久没有听到这么直白的声音了,习近平的讲话大长了中国人的志气,大灭了外国人的威风。有人跟帖说,“习近平继承了毛泽东时代中国对西方的‘骨气’”,“习近平让我们看到了希望”。一名网民总结道:“温总理亲民,胡主席大气,习副主席硬气”。由此可窥出,他的个性也有强硬的一面,也许有些方面还未到发挥之时。不过,后来中宣部 按下了有关报道和网评。

中国建国六十周年大庆,无论是身在中央的习近平,还是身在地方的薄熙来,自然都会非常重视这年的表现。需知,国民习惯拿他们对比。在这如此重要的年份里,关心国事的国人,当然更要为他们各自的表现打分。虽然中国尚没有民众可以参与的选举,但当今中国,民意的力量日益受到重视,互联网的言论某种程度上已具有不可小视的影响力。

纵观中共政治历史,几乎历届中共代表大会无一例外会出现风云莫测之变。总之,在中共十八大召开之前,除了习近平与李克强值得格外关注外,习近平与薄熙来这两位“太子党”的动向,多少也值得关注。

2009年9月29日
原载于香港《广角镜》
TAG: 薄熙来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网络资源

明鏡歷史網